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观赏石协会>> 资讯>> 人物

《杜海鸥传奇》一



   作者:赵德奇       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04月14日 打印文章

       美国著名雕塑家、奇石收藏家罗森布鲁姆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的供石,被西方称之“在抽象的石头形体中发现有灵性和精神的现实”。罗氏的“灵性与精神现实”是否最终回归到人,即世界中的人的世界,有待深入学习。

       3月6日,始北山房新馆开张,成为上海石界的一个独特景象。孤陋寡闻,唯欣喜看到毕清远先生意味深长的始北山房文人赏石感悟:清供石已沉淀出一系列符号经典和语言特色,呈现出一种意象独特的人文景观。

       但新疆舞蹈家没有将音乐已经响起并律动的“意象独特”的舞蹈跳完,让身边合影的高人演绎了高人传奇。

       赵德奇先生静心、潜心采写的《杜海鸥传奇》,几近全息图像的发掘了始北山房.顽石斋斋主意象独特的人文景观。

       被峻山堂推崇的“石头是一种精神,它代表着人们的理想与价值”的顿悟妙得,还有南极渔人以极致的语境强调的赏石的人文精神,无不是在呼唤罗氏《世界中的世界》的人的世界的精神现实。

       赵德奇先生近日将发表的《杜海鸥传奇》,以其赵氏语言风格和“一个人的世界”,也许应答了毕清远先生、峻山堂堂主及渔人先生的人文精神呼唤

       《杜海鸥传奇》目录:

       一、上海赏石界的底气
       二、初涉古玩遇高人
       三、认师傅就是认爹娘
       四、他的诚信是值钱的
       五、杜氏藏石和底座
       六、关键时刻奇石显灵
       七、始北山房究竟想干什么

 

       石界有多少精彩还来不及开始,就已成了昨天,

       人生太过匆匆,让文字和影像为我们留下些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作者

一、上海赏石界的底气

 

   公元201636日,上海赏石界应该记住的日子,杜海鸥先生的《始北山房.顽石斋》在沪大石市落子,拉开了上海石界2016年新的布阵,我敢说没有这个斋号的存在,上海观赏石协会就没有设立《古典赏石专业委员会》的底气。据我所知全国的石协也只有上海设有这么个专业委员会。

不去评论老杜那些藏石价值的高低,因为,东西就在那里放着,你来与不来,气息就在那里弥漫,你只要用心感受一下便会听见,她们正各自讲述着一段又一段被岁月掩埋的历程,其实,你用心了定会明白石头有着自己的语言和灵魂。

老杜从不在乎别人对他藏石的指手划脚。他也并不想重构一个藏石典范和什么标准,那是另外一些人喜欢做的事。而阿杜要的是啜着香茗与石友们海阔天空,或者抽着他的登喜路板烟斗,查阅或考证着古石的传承延续或故事传说。这几天他正忙着开张,我知道他偶尔的走神,是为了317日纽约佳士得那方他想拍下的,威尔逊妇夫收藏的有瞿应绍题铭的古石。

届时,百十号人从全国十几个城市冲着阿杜《始北山房.顽石斋》风尘而来,有的甚至为赴此约更改了重要行程,沪太石市因久违地突然出现了大批尘土蒙身的车辆而躁动起来,来客中不乏一些潜水很深的藏石界大佬,古玩字画盆景界的高手名家、更有一些常发高调而理论连篇的赏石人,却在老杜的展柜前沉默了。

值得注意的是几个不同流派的石界朋友,平时绝对鸡犬之声相闻、老死不相往来,这次反而宁可到此碰见冤家,也要一嗅老杜那些老石的气息和他古典赏石的风范。

其实,更重要的不是看石,而是他们惦念着老杜那大路的作风和宽厚的情怀。

二、初涉古玩遇高人

没有人是天生的收藏家、鉴赏家,老杜的火眼金睛,也是通过炼丹炉慢慢熬出来的。

70年代未。读书时的“小杜”就迷上古玩了,经常去常德路旧货摊淘宝。工作后,杜海鸥仍闲不住,兴趣广泛得无边无际,开始加入盆景协会,向老收藏家学习瓷器鉴赏和紫砂古盆的收藏,他的紫砂古盆的藏量和品质,在上海盆景大师盛先生的盆景院内展示时,竞敢被称为“盆博园”。

给杜海鸥帮助最大的,是他的恩师,上海著名官窑瓷器收藏家胡兆康先生,时任上海盆景协会副会长。起初,杜海鸥收藏瓷器全靠感觉,不懂得鉴别真假好坏,也闹不清官窑还是民窑,专挑奇形怪状、花纹绚丽的。听说胡兆康善于鉴赏瓷器,就拿出自己的得意藏品——康熙青花缠枝莲纹小瓶,请他评价。

谁料想和往常一样,胡兆康依然摇了摇头,轻声但坚定地说:“这东西不行。”“这可是我花70多元买来的,”杜海鸥有些急了,“抵两个月工资呢!”随后,他“指点”胡兆康看瓶底的“康熙”落款。胡兆康瞟了眼后笑了:“这的确是旧瓷器,但是光绪时期的仿制品。”原来为了牟利,伪造前代款识的“造假”行为古已有之。见杜海鸥很沮丧,胡兆康邀请他上门看看“好东西”。

那天杜海鸥踏入房门,眼前一亮。胡兆康家住新闸路的一栋老式里弄,不算太大的面积里,隐藏了许多稀世珍宝。胡兆康历数家珍,整整转了一下午。其间胡兆康拿出一件清康熙人物纹棒槌瓶,杜海鸥掂了掂、看了看,联想起自己的“宝物”,不禁惭愧起来。“果然很不一样!”两者的手感、造型、胎骨及气韵等可谓天壤之别。“真品的青花发色咬得牢靠,胎面细腻紧密,手感较重。而我那件光绪仿制品只是虚有其表,发色轻浮,胎面也比真品轻了不少。”原因就在于真品用的是景德镇的“高岭土”,密度大;仿品则达不到这样的工艺水平,手感会很“飘”。

老杜知道幸遇高人了。于是老杜“缠”上胡先生,反复上手,长年琢磨,终于取得真经。至于成为吴先生的爱徒那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。

三、认师傅就是认爹娘

    老杜认为师父就是爹娘,如今他师父已逝近20年了,师父去世时他为师父擦净遗体,全程操办送师父上路,杜先生清明总要带着儿子给师父上坟。杜先生的口头语是:“男人办事要大气、要有腔调、要记恩!我有今天全靠师父”。他至今仍把师父的遗像恭恭敬敬放在自已的书房。他师父考察了杜先生的人品和水平,十余年后在逝世前两年才答应收其为徒。老杜常说没有师傅的传承,便没有我的今天。有了师傅的传授,加上实战中冰与火的淬炼,又赶上改革开放盛世兴起的收藏热,老杜火了起来,他是幸运的。老杜的情感很真实也很传统,其实,他骨子里就是个古董。

杜先生感概地说,“30年来,也就是我起步以来,瓷器的价格共经历了两次大跳跃。杜海鸥告诉作者,刚开始瓷器价格偏低,几千块说不定就能买到国宝1980年代起,港台古玩收藏家和古董商人大量涌入内地,硬生生把瓷器价格炒高了。十几万、几十万、上百万……杜海鸥亲眼看着瓷器价格不断攀登新高峰。

2003年以后,随着收藏热,瓷器价格再度飙涨。杜海鸥1991年买下一套官窑瓷器,才花了7万多元,现在市价已经翻了500多倍,可见十几年间涨幅之大。杜海鸥向作者展示了几件他的顶级藏品,都是十几年前以几万或几十万购得的,翻了不知道几十倍、几百倍。由于古董古石的赚钱效应,那些年许多人开始热衷投资、收藏、经营起古玩和古石来,不少人要拜老杜为师,据我所知截止此文发稿日止,老杜没有收过一个徒弟,尽管满口叫师父的很多,我多次问过他什么道理,他总是说:自已度数还未到,大家做做朋友可以,互相探讨可以,做师父不行。当然,我不信他的这些说词,研究了他的拜师过程,总觉得他好像还另有原因,那只能留给历史来回答吧。

敬请阅读下文《他的诚信是值钱的》

 


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