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观赏石协会>> 资讯>> 人物

“渭河石魔”李凤鸣



   作者:刘 欣       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年05月26日 打印文章

●九年坚持不懈,觅得三万多方精美渭河奇石。寻石、赏石成为他生命中无法割弃的最爱,他是渭河奇石之美的发现者,也是渭河奇石文化的守望者。

    ●曾被人嘲为“神经病”,也被人冠为“石圣”、“石仙”。从务地的农民到癫狂爱上石头魔人,他矢志不渝的寻石、赏石之路,拔高了渭河的石头,也将人们对渭河奇石的认知、品鉴,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   ●苦苦寻觅,不为发家致富,弘扬天水渭河奇石文化,并为家乡的石头能够在赏石界赢得应有的敬慕,才是他的追求。

    这个人,就是被誉为“草根奇石王”的———“渭河石魔”李凤鸣。

 

1、在渭河里“寻魂”的人

早在四五年前,就听说天水渭河边上的一个村子里,有一位行为古怪的人。他是农民,却不下地干活务庄稼,每天像有工作的人一样,早八点出门,正午时分回家吃饭,下午继续准点出门,傍晚时再回来。

    时间一长,村民发现他上班不是去企业单位,而是整天泡在村前的渭河里,对着奇奇怪怪的石头,东瞅西看,搬来挪去。出门时两手空空,回家时带着石头,俨然一个神经病。村民不解,嘲讽他疯颠颠整日往渭河里跑,是把“魂”丢了,跑渭河里是去,是“寻魂”去了。

    一直想见见这位跑渭河里“寻魂”的人,无果而终。一次偶然,从网上搜索到这个行为古怪的人,他的家就在天水市甘谷县六峰镇的中洲村,这个古怪的人,他的名字叫李凤鸣。

    相见的愿望很迫切,搭乘顺车,笔者慕名来到了中洲村。村子坐落在县城东三四里的地方,北临渭河,当地人统称为河南,很容易找。笔者打听李凤鸣,村民摇头,但一说这人爱捡石头,没人不知道。

    就在笔者按照村民的描述,找寻他家的具体位置时,一排排整齐堆在侧门小道两旁的渭河石,就已准确无误的显示,人称“渭河石魔”的李凤鸣家应该到了。

    狗吠引出了主人,一位女子迎了出来,告诉说这就李凤鸣家。她是女儿,父亲早上出门去了,让我随便看,她打电话叫父亲来。

    在等候石头主人到来的过程,笔者早已被数量庞大的渭河奇石震撼了。从院外零散堆在路旁的石头,到满院排列有序的石头阵容;从台阶走廊到桌案石柜,到处都是石头,甚至窗台上、床上,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渭河奇石。毫不夸张地说,李凤鸣的家,就是渭河石头开会的地方。

    不多时间,李凤鸣迈着大步回来了。不用说,他黝黑的皮肤,犀利的眼神,以及握手时力道十足的粗粝感,让人觉得眼前这位精瘦而干练的大叔,就是天生的一块渭河奇石。他就是天生为发现渭河奇石之美而生的,他不是人们眼中的神经病,而是能够读懂石头语言的智慧者。

   “这是缘分,老天注定要我与渭河里的石头打交道。人说我是神经病,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是。反正一天不往河里去,就像丢了魂。人说我是寻魂哩!寻魂就寻魂!”快言快语、敢作敢为的李凤鸣印象,印入我的脑海。

 

2、 “石头专业户”,专出大名堂

55岁的李凤鸣很健谈,说起渭河里的石头,简直比熟悉自家孩子的秉性都清楚。那一块石头是从哪一个地方捡到的,是沉积岩还是火成岩,为何会有这样的色彩,石头的硬度大概有多少,捡拾到石头时的心情怎样,发现石头里蕴含的主题和文化时,自己又是一番怎样的激动,从普通石头到观赏奇石,一方平常不过的石头,要经过何样的发现与赏读。

    作为一名安静的倾听者,通过他的叙述,我分明感受到了一位真正的奇石痴迷者,将自己对天水渭河奇石的热爱,赋予给无生命石头以丰富多彩之生命意义的那份情感、执著和自信。

    李凤鸣说,九年前的一次偶然邂逅,让他迷上了家门口的渭河石。这一痴迷,就是近十个年头,这么多年来,他从不懂到会找,从会找到发现,再从发现到读懂,其中的冷暖自己最清楚。为了弄懂石上文字,他夜点明灯下苦心,查找学习书法字贴。历史人物、典故出处,他都要一一核对。大年初二,他去河滩捡石头,甚至按照梦里梦到的石头模样,第二天去河滩寻找梦中石。天水渭河的石头,成了他宿命,渭河宽大的河床,就是李凤鸣工作的地方,他与家门口这段渭河的约定,不受时序变化,他与渭河奇石的约定,年复一年。

    在他家,各种各样的石头,被李凤鸣分门别类加以注解,每一方奇石的名字,都装在他的心里。数字石排列有序;生肖石神态毕现;文字石或隶或草;山水图案石犹如神来之笔;造型石意境深远;化石古朴神秘。一块重达120多斤的渭河红碧玉,色泽鲜艳,质地绵密,引得人们惊叹天水渭河段,还能有如此之色艳浓郁的好石头。

    对石头有感情,才能发现好奇石。用李凤鸣的话来说,河里的石头在等他,他也在发现等他的那方石头。“九年找了三万多方渭河奇石,这其中就有上推亿万年的硅化木,有不为人知的渭河红碧玉,尤其是质地绵密的渭河黄蜡石,有着属于天水渭河河段特性的古朴美,应该对此加以细分,以区别于其他地方的黄蜡石。”每一块石头的纹路里,李凤鸣似乎都能从中读出独特味道来。

与他交谈,你不会相信他的文化程度,只是小学毕业。与他交谈,你会惊羡,他朴素惯常的话语里,潜藏着博大精深的奇石文化。聊天得知,他虽身在赏石界外,却声名早已根植赏石行内。全国各地的石友、奇石玩家,以能拜见、欣赏他家的渭河奇石为幸事。获得大奖的奇石藏家,也喜欢将自己的宝贝,传给李凤鸣看。

    随着赏石文化的走红,天水甘谷六峰李凤鸣,不再是神经病,而是石界翘楚。他虽独专天水渭河奇石,却专的专业、专出了大名堂。

    “石头变奇石,不仅需要石头本身具备优秀的质色形纹,更需要发现者赋予石头丰富的文化。”李凤鸣说,“赏石就是从有形到无形,从有境到无境。他不是捕风捉影,而是点石成金。”

3、收藏是为了弘扬,让天水渭河的石头走的更远

三万多方渭河奇石,占据了李凤鸣前后两个院子的大部分地方。吃饭睡觉,待人接物,石头就是最大的主题。而慕名前来者,也无不是为了这渭河里的石头,所呈现而出的一方方精美与惊奇。

   李凤鸣说,渭河奇石是大自然赋予给人类的瑰宝。渭河奇石坚硬的石质,神秘的韵味,生动的形象以及奇特的色彩和图纹,为我们呈现了美轮美奂的渭河奇石风采。天水渭河奇石种类多,火成岩、变质岩、沉积岩三大岩类俱全,浮雕石、图纹石、彩蜡石,化石都有,尤其是天水渭河奇石千变万化的图案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 坐在满院奇石之中与笔者促膝交谈的李凤鸣,一边向我讲述他寻觅收藏渭河奇石的心得体会,一边随手拿起身边的石头现场论石。神采飞扬绘声绘色之间,一位爱石玩石藏石人的真性情,跃然而现。他像一出精彩渭河奇石剧目的总导演,熟悉每一方石头的特性,又极为到位地赋予了每一方奇石,独特而博大的文化内涵。

    “天水渭河奇石图案,极具地域特征,大多石头硬度在摩氏5度以上,有很高的收藏、观赏价值。其中树化石、珊瑚化石、藻类化石和苔藓化石,图案壮观、色泽鲜艳。尤其是渭河奇石中的文字石,可谓是天下一绝。但是,随着最近几年赏石文化的繁荣,天水渭河奇石在赏石界往往被改名换姓,偷梁换柱成其他地方的石种进行交易,‘傍大款’的情况不时有之。”谈话间,李凤鸣话锋突转,深深的忧虑写满双眼。“看着自家的孩子眼睁睁跟了人家的姓,难受呀?”

    为啥咋就不能硬邦邦说这是天水渭河奇石呢?还是一句话,见钱眼开,搭上其他叫得响的石种名号,就能卖上好价钱。每每说到天水渭河奇石声名不广,本该有的名分和席位,总被人偷梁换柱,李凤鸣就停下了说话,狠狠抵押上一口茶。

   “我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开设一家天水渭河奇石馆,让更多的人知道,天水渭河里的石头品质有多美。彻彻底底让天水渭河里的石头,姓自己的姓。收藏不是目的,弘扬发掘天水渭河奇石文化,才是我的追求。”属相属牛的李凤鸣,骨子里透着一股拓荒牛的劲。

“其他的不说,就说咱们渭河里的蜡石,种类就有冻蜡、胶蜡、晶蜡、粗蜡、细蜡,如果命名为羲皇蜡,宣传推介天水伏羲文化,多好?好多人都说我有钱。是,要是卖石头,我钱多的花不了。现在我生活有保障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人一辈子总是要做点什么的。有人来我这买石头,我不乐意,有人来我这看石头、谈石头,谈天水渭河奇石里的文化,我高兴,还管吃又管住。”从早上到下午,李凤鸣都徜徉和陶醉在他的渭河奇石王国里,侃侃而谈,享受并快乐着。

    访谈到下午五点仍在进行,夕阳的光晕打在了院子的石头上,绮丽的渭河奇石之美,美的更加绚烂。坐在石头中李凤鸣,就是天水渭河石头里的一个王,他寻觅并发现渭河石头的乐趣中,其实也包含着石头,遇上渭河石魔李凤鸣的幸运。谁说不是呢?

 

——后记:

    对李凤鸣先生的这次采访,几乎是以闲聊的方式进行的。略显散漫的对话过程,并未冲淡李凤鸣身上那寂静无声,却又无处不在的执着与坚韧。      

    因为喜爱,所以有了九年的寻觅与发现。认准的路,就心无旁骛。神经病也好,不务正业也罢,他对天水渭河奇石的专注与专一,丰富了自己,也成就了自己。尤其是对渭河奇石、渭河文化的了解与认知,让人无法想象,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,会做的如此优秀。

    高手在民间。李凤鸣情钟渭河奇石的履历,为我们庸常而疲惫的生活,展开一个极其敞亮的世界,并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,当下国人生活所应具有一种的精神追求。

    如此,笔者可以发自肺腑地说,李凤鸣先生,他用他的渭河奇石,以及他独具个体认知的赏石见解,为平凡百姓完全可以乐享自己的精神生活,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样本。

 

 


查看评论